可我一个人跟谁乐去?想笑也没个对脸的!看

2019-11-11 11:41

这个记者同志,你还尽夸他!妙手回春?待病人胜亲人?哎哎,我家这墙上挂的、写的,尽是这些话哩!莫不是你也来我家看过?可我怎么就不记着你?

这老头子,就是没有记性!你说不上来?是忘了!哎,记者同志,你怎么不来问问我?我骂我那老头子呀,是个有家的和尚,你说对不对哩?

这不,今年春节,全家大团圆,女儿们来拜年,独独缺少他这一家之长,连给孙女外孙分分压岁钱这件小事,也要有请你这奶奶兼外婆一手包办哼,老没老样,60多岁的人了,竟学会了嬉皮笑脸!

呀!怎是老头子的声音?他在和谁说话?电台的记者,哎呀呀,记者睬仿他?嘿,你这个记者同志,你睬他做甚?你要仿他,将来你媳妇儿也要气死气活的!

哼,不管他了!我来打开电戏匣子,听听电戏匣子唱一段,省得人气得牙疼!

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吗?星期天,他不休息,转呀转的,老在那医院里转;节假日,他去值班,说是让年轻人好好玩一玩儿子结婚,一餐最简单的陪客饭,他只吃了一半;女儿出嫁半年了,他还说不清女婿的家在哪条街

别看你挣一溜奖状,一面面镜框,谁稀罕!我看都不喜欢看!真的,不照这镜框倒罢了,一照,唉,年年是我这孤老婆子独个儿冷清清守门台!

60多岁的人了,拿我当小孩子哄着,买这个电戏匣子,说是为我;买这个电视机子,也说是为我,我一个人怎舍得耗恁多的电?虽说那里头,看倒是好看,乐也挺逗乐,可我一个人跟谁乐去?想笑也没个对脸的!看,这元宵节他又不回来,和医院里的病人团圆哩!瞧这些菜,热了冷冷了热,元宵都冻成冰蛋蛋了!好好好,你眼中还有我这个老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