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则到如今

2019-04-20 06:41

“好些了吗?”周围流水的声音传来,一个充满了稚气的声音在百合耳边响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心中沉甸甸的,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进入任务里了,她还活着,可是李延玺呢?那会儿的他以一敌二,不知道有没有事,想起他所说的‘等他’二字,百合咬了咬牙,心头就有些酸涩了起来。他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再一次被人封印?或者是死在那两人手里?如果他死了,自己要怎么为他报仇?百合闭上了眼睛,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你还好吗?”那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只柔软的小手在她脸颊摸来摸去,好一会儿之后像是小大人般叹了口气:“男女授授不清,可是师妹好像很冷的样子。”被这声音一提醒,百合才感觉自己浑身冰凉,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哆嗦,一双胖呼呼的小手伸过来,努力拖着想将她抱进怀里,百合这会儿却使不出力气挣扎,她安静了好片刻,抱住她的人也不出声,百合消沉了一会儿,很快又振作起来。反正自己是不会放弃的,这片世界是李延玺所创,如果他真出了事,自己只要不停的在任务中轮回,总有一天可以找到能替他报仇的方法,若是生命不够长,便努力修行,希望能多延续性命,只要她还活着,就有希望在。如果李延玺再一次被封印,哪怕他想不起自己,可既然自己之前能替他找回被封印的七情,百合相信自己以后也能。更何况情况不一定有她想的那么糟糕,有可能她的一切想像。只是自己吓自己而已。心中冷静下来了,百合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原本一直抱着她的人感觉到她的动作之后,这才低垂下了头来,看了她一眼:“终于醒了。”那是一个白嫩脸颊的男孩儿,长得俊秀可爱,眉心一粒殷红的朱砂痣。衬得他秀丽无双时。那冷静的眉眼使得他脸上透出几分庄严肃穆之感,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软布衣裳,百合被他抱在胸前。没睁开眼时,他一直维持着环抱百合的姿势,动也没动。“多谢。”也不知道原主认不认识这个男孩儿,百合将心头的复杂情绪忍了下去。爬起了身来,那男孩儿见她清醒了。点了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衣裳,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爬起身来。他灰色的衣裳胸前湿了大片,衣摆前也湿了,百合身上衣裳半干。想也知道他身上被打湿的衣服跟原主有关,本来百合还想问问他是谁。以后好找机会回报他的,没想到这男孩儿年纪不大,性格倒是冷淡,见百合清醒过来,连句话也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了。“……”百合本来想道谢和问他名字的话堵在喉间,看小男孩儿身影没入草丛中,很快消息不见了,百合叹了口气,这才又倒回了地上。刚刚才清醒过来时她一时急火攻心,担忧李延玺死活,此时冷静下来,百合倒是不担心李延玺出事了,因为她记得这些任务的世界是李延玺所造,若是他真的出了事,这些任务世界也应该会跟着受到牵连才是,若是任务世界会有问题,他那样一个人,必定不可能会将自己送进任务中的,他应该还活着,只是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有没有大碍。当务之急,自己就是干着急也帮不上他的忙,不如好好完成任务,若他当真再次被封印,希望自己完成了任务对他有帮助,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在,哪怕从头开始,可至少有个盼头了。想到这儿,百合闭上了眼睛,剧情灌入脑海的一刹那,百合松了口气。虽说刚刚她理智上猜测李延玺是没事儿的,可到底只是自己的推断,心里是没底的,此时发现能正常的接收剧情,证明任务世界没怎么受影响,既然如此,李延玺就是以一对二出现了问题,那他此时也绝对还活着,百合才松了口气,收整了心情,开始接收起自己这一次的任务剧情来。这是一片名叫星澜海域的大陆,乐百合出身于剑宗,其父早年曾是剑宗元婴期长老,其母是剑宗中天香殿的殿主,乐百合是夫妻两人修道多年无意中得到的一颗明珠,生下来之后便欢喜无比,视若掌上明珠。乐百合小时夫妻两人便时常将她送到剑宗宗主处,希望女儿能打下结实的剑术基础,也希望女儿以后能有个更好的开始。乐百合六岁那一年,夫妻两人在与魔宗的一场争斗中,双双陨落身亡,乐百合由剑宗的天之骄女,一瞬间成为了孤儿。这两夫妻身份非凡,又是为了剑宗而亡,剑宗宗主看在昔日师弟妹的份儿上,将乐百合收在了门下,成为了掌门弟子之一。星澜海域中时常争斗不休,这些年来开宗立派,修真门派倒是繁荣,世俗之中大大小小的门派也是不少,各派开采灵石,仿佛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实则到如今,星澜海域灵气与上古时期相比,已经稀薄了许多,为了抢夺资源与灵气,以及有天份的弟子,每隔百十年的时间,正魔两派总是会暴发一场战争,一来争夺资源财力,二来则是去芜存菁,将没用的弟子淘汰,留下更精锐的弟子,好将资源分到这些弟子手中,培养出更强大的实力来,乐百合的父母就是死样百年一轮的大战里。父母双亡之后,她从一个出身极好的姑娘,一下子变成了孤儿,掌门虽然收了她为徒,但乐百合在剑道一途上天份并不出众,在试过她没有惊才绝艳的天份,以及单一的灵根剑骨之后,宗主对她便并不如以往那样尽心,反倒将她交到了自己的大弟子洛宸教养。从小跟在洛宸师兄身旁,乐百合在没有了父母之后,又遭师父冷落,对于师兄洛宸无形中便多了几分依赖与仰慕,她跟着洛宸吃喝,跟着他修习法术,洛宸性情冷淡,对人并不热情,虽说碍于师命,对乐百合这个小师妹还算是照顾,但他一心向往通天大道,因此跟乐百合之间平时话并不多,但就算是这样,乐百合成年之后,依旧是爱上了这个外表冷俊,却一直照顾着她的师兄。只是幼时她失了父母,寄人篱下,又遭师傅嫌弃,因此心中难免自卑,喜欢师兄,却不在敢缠他,怕他烦了自己,时常话不太多,躲在角落中暗恋洛宸,感情一日比一日深厚。她练剑的资质不行,却继承了母亲的练丹天份,经由她手练出来的丹药,成功率与效果都比一般的练丹师练出来的丹药好得多,第一次无意中炼出了恢复修为的丹药,洛宸服用之后曾夸奖过她时,乐百合心里欣喜无比,嘴里说不出的话,此时化为了实际行动,她想着自己不能在剑术上与师兄比肩,可她也曾幻想过自己与师兄就像爹娘一般,一个文一个武,自己可以练丹助师兄早登元婴境,以后接掌剑宗宗主之位。为了这个目标,她努力练丹学习,宗主不喜欢她,宗里的药材她不能随意使用,乐百合便自己外出采药练习,她心中存了想帮洛宸的念头,练丹术练得倒是快,她一心扑在练丹术上,非常完美直播 ,短短十数年时间,她以自己的毅力,硬是将别人百年时间都不一定能达到的练丹大师之境达到了。有她炼出的丹相助,洛宸修为涨得飞快,他不到百岁的年纪,便达到了筑基期,成为了剑宗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筑基弟子,乐百合为了他,最后倒将自己的修为耽搁了,以至于宗主对这个小徒弟更加不喜,剑宗的人都认为这个小师妹堕了当初父母的威名,背地里都有些看不上她时,乐百合二十七岁那一年,剑宗宗主昔日世俗游历时认识的一个故人因为遭到魔宗的袭击,忠仆带着这家人唯一存活下来的女儿陈婉棠来到剑宗投奔剑宗宗主。看在故人之女的份儿上,剑宗宗主收留了这个才刚十七岁的少女,将她收到了自己门下为徒。这个名叫陈婉棠的姑娘天真活泼,性格十分可爱,不止是剑宗宗主喜欢她,就连门派弟子对这个小师妹也十分宠爱,一向性情清冷的洛宸在这个小师妹面前时,也会难免露出几分欢喜来,陈婉棠又最爱缠他,时间久了,孤男寡女呆在一块儿,陈婉棠长相又美貌清纯,洛宸自然也难免心动。乐百合在醉心于丹药,每日拼命练丹给洛宸增加修为,剩余的时间除了自己修行以及采药时,她没有注意到洛宸与这个名叫陈婉棠的小师妹开始渐渐亲近起来,等到后来她察觉时,已经是数十年之后了,洛宸这样冷心冷情的男人,因为一开始对陈婉棠的怜惜而爱上了她,乐百合知道这事儿时,这两人已经十分亲密了,乐百合吃惊之下,向洛宸挑明了此事儿,没想到她这举动,让原本不知道自己心意的洛宸反倒是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最后决定与陈婉棠在一起。(未完待续)ps:第二更……心累,最近小粉票把你们压榨得太狠了,好像鸡脚趾上再也榨不出油了,我歇两天,大家也喘口气……

父亲进入了我身体 舅舅再深点 tube8中国chicken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