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构成县县通高速的高速路网

2018-07-15 06:02

然而,今天这一切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交通、水利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解套贵州,破解发展瓶颈,助推经济社会发展步入“快车道”。

2017年,贵州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4012公里,水运建设创造了多个历史第一。

贵州不沿边、不沿海、不沿江,是中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打通空中通道对完善贵州立体交通网意义重大。

截至2017年,以上目标基本完成。这背后是一组让人喜悦的数据:新增四级航道851公里,改写了贵州省无高等级航道的历史,全省内河航道通航里程达4012公里,水运建设创造了多个历史第一。

“十二五”期间,以国务院批准的《贵州省水利建设生态建设石漠化治理综合规划》为依据,贵州水利事业进入有史以来投入强度最大、建设项目最多的时期。

从2009年贵州在三岔河进行“环境保护河长制”试点,到2012年在乌江、清水江实施“环境保护河长制”,再到2017年3月河长制全面推行??贵州在河长制的实施内容上不断探索,形成了政府、企业、社会共治共享的新格局。

“越是在乌江河边,水流失得越快,越没水喝。”高龙村“第一书记”孙新是县水务局的驻村干部,回忆起刚来驻村时,一瓢水先洗菜、再洗脸、最后给家畜喝的情形,他记忆犹新。

2013年9月20日,贵州省政府印发《贵州省水运建设三年会战实施方案》,明确要求至2016年,全省高等级航道达到700公里以上,水运能力达2000万吨以上,港口码头吞吐能力突破3000万吨,水运交通有效连接37个产业园区、230个小城镇、42个旅游景区、46个现代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和29个城市综合体。

高龙村的缺水情形是贵州众多山区村寨的缩影。贵州年平均降雨量超过1000毫米,多年平均径流量1062亿立方米,水资源丰富。但由于地貌原因,保水蓄水困难,水利基础设施薄弱,水资源开发难度大,水利工程年供水保障缺口大,人均供水量仅为263立方米,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是典型的工程性缺水省份。

位居高原,贵州多山,峰峦如聚,坦途难寻,于是有了隔山听山歌,相见走死牛的说法;贵州有水,是长江、珠江的源头地区,但原生的喀斯特地貌产生的工程性缺水,给贵州大山深处的群众带来的是贫瘠与无助。

2017年3月,贵州全面推行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制,构建五级党政领导主抓、主干、主责的河长体系,实现各类水域河长制全覆盖。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贵州山地占全省总面积的九成多。境内岩溶分布广泛,占全省总面积的62%,是世界喀斯特地貌最典型的地区之一。工程性缺水成为制约黔中地区发展的瓶颈。

目前贵州已初步形成了以蓄引提为主,灌溉、防洪、发电、供水相结合的区域水利工程网络体系。水利建设成果和效益得到了初步发挥和体现,水利对贵州经济社会发展和解决民生问题的基础性作用日益凸显。

2015年底,贵州省实现88个县(市、区)“县县通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与民航间不断精细化的驳接互通,正在贵州大地上呈现一幅便捷的交通画卷。

走进贵州,满眼是绿,这既是上天给予贵州独特的恩赐,更是贵州人民长期的守护。在绿色大道上奔跑的贵州,全面推行河长制系列行动又一次引人瞩目。

“世界桥梁看中国,中国桥梁看贵州”。2013年至2017年,在贵州高速公路建设中,累计建设9座世界级特大桥梁。其中,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和镇胜高速坝陵河大桥荣获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

2017年,贵阳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800万人次,在通航20周年实现又一次历史性跨越。

自2014年底贵广高铁开通起,数年间,以贵阳为枢纽的高铁网已通达省内绝大部分市、州,辐射邻省。

高山深壑桥隧相连,高原丘陵变坦荡通途。贵州交通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呈现出一年一个新台阶,五年实现新跨越的历史性变革。

贵黔高速鸭池河大桥是世界跨径最大的钢桁梁斜拉桥;毕都高速北盘江大桥是世界第一公路高桥;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是世界跨径最大的预应力混凝土斜腿刚构桥;贵瓮高速清水河大桥是世界跨径第4的山区单跨钢桁梁悬索桥;赫章大桥是世界梁式桥梁最高墩;道安高速芙蓉江大桥是斜塔斜拉桥跨径世界第五。

2013年,贵阳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000万人次,此后进入年增200万人次以上的快速增长期。2017年末,这个数据刷新为1800万人次。

2015年4月,贵州历史上首个大型跨流域、跨地区、长距离水利调水工程--黔中水利枢纽工程下闸蓄水。该工程可从根本上解决人口稠密的黔中地区水资源短缺问题。2013年-2017年,贵州省水利完成投资达1472.08亿元,先后开工建设240座中小型骨干水源工程,治理病险水库466座。

橹桨动木舟,顺流放排筏。那是贵州水运的昨天。2017年,以天然气为动力的新能源船舶,已经在乌江航道和长江航道试航成功,稍假时日,这舟楫之利,定当与时俱进,不负众望。

同年,值得一提的,还有遵义第二个民航机场——茅台机场通航并当年实现旅客吞吐量稳中有升。省内其余十余个支线机场,航班也渐次加密。民航,正成为贵州经济快速发展的助力器。

2017年6月18日,在贵州“首个生态日”这一天,一场声势浩大的“保护母亲河·河长大巡河”主题活动在贵州全省展开。贵州省总河长省委书记、省长亲自带头,1430名各级河长、5000名干部群众共同巡河。这是贵州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标志性事件,力度之大,人数之多,前所未有,堪称首创。

旅尽其便。交通催生贵州旅游蓬勃兴起,“井喷”二字足以说明其火爆程度。在贵州景区外地口音比比皆是,洋面孔也不是什么新奇事了。贵州省接待海内外旅游人次逐年递增,2017年较上年同比增长40%。

两千多年前的秦朝,贵州境内最早的道路工程——过境威宁的五尺道首次把贵州与中原联系起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连串精彩数据和标志事件,记录了贵州交通跨越发展的不凡历程。

两千多年后,中国最早的高等级公路之一 ——贵(贵阳)黄(黄果树)公路通车。

“护河”的号角声响彻黔山大地,在坚守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的进程中,贵州发出了全面推行河长制的强音,构成纵向到底、横向到边、覆盖全面、独特生动的护河大网,走上一条符合贵州实际的河湖保护和治理新路。

据不完全统计,贵州省已通车公路里程中,已经建成桥梁2.1万座,在建5000座,几乎包揽当今世界全部桥型,堪称世界“桥梁博物馆”。

日益便捷的物流条件,吸引外界活力要素源源不断流入,引领贵州省新一轮产业转移和产业结构调整,吸引了微软、西门子、阿里巴巴等一大批国内外500强企业入驻。

依山傍水的瓮安县珠藏镇高龙村虽有乌江环绕,但饮水难、灌溉难、出行难却是一直困扰村民生产生活的难题。

科技进步和国家实力的持续增强,是贵州这样的工程性缺水省区得以实施较大规模的大型水利工程的前提。

地图上看,一条条纵横交错、逐年加密的高速公路,已构成“县县通高速”的高速路网,国道、省道、县乡道、通村路,将山里与山外的世界紧紧勾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