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有半点马虎

2019-04-23 06:40

据了解,西藏航空经过5年的安全运行,在飞机改装、航材保障、运营管理规范化建设等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并积累了一定的高高原运行管理经验。始终坚持把一流的飞机、一流的飞行队伍、一流的机务维修和保障力量投入到自治区区内,并在自治区党委政府和总局的关怀指导下,加强航空运输骨干队伍培养,以“做世界领先的高高原航空公司”为企业愿景,与各民航兄弟单位一起共同谱写高高原飞行安全新篇章。

4荐闻榜

拉萨距离日喀则有5个多小时车程,排故小组在颠簸的途中一刻也不敢休息--分析研究故障原因,商量制定分工计划,研究排故详细步骤,一切都为了能抢出时间,保证排故顺利。排故小组组长马明纪在路上不停的拨打电话协调各方资源寻求支持配合,并请教业界同行和前辈相关故障的平原处置经验。忍受着疲惫和饥饿的排故小组在高原公路连续奔波了251公里后,终于赶到了日喀则和平机场。当他们下车后看到和平机场机务经理扎西顿珠带来热腾腾的饭菜和早已停放在现场的两辆中航油西藏分公司的油车的时候,十分感动。“关键时刻,如果没有兄弟单位的给力支持,迅速排故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排故小组成员常江对记者感慨道。

图:排故小组与日喀则机务合影

日喀则和平机场海拔3782米,属于高高原机场(海拔2438米或8000英尺以上的机场被称为高高原机场),这里空气稀薄,昼夜温差大,氧含量是平原的60%左右。普通人在这里走路快了都要喘上好几口气,而这次西藏航空的机务人们却要在这里维修一架大型飞机。

民航资源网2016年5月17日消息:5月15号上午10点左右,西藏航空机务工程部拉萨分部接到一个特殊任务--一架空客a319飞机在日喀则和平机场发现左侧油箱与中央油箱的燃油自动传输系统出现故障。为了保证飞行的绝对安全,西藏航空立即决定在故障排除前,将该架飞机停场在日喀则和平机场排故,不再执行航班运输任务,并命令拉萨维修分部迅速组成排故小组驱车奔赴现场排除故障。

通过初步分析,排故小组判断此次故障是发生在油箱内部,应该是过压保护器故障,但需要进一步确认。众所周知,维修飞机油箱是风险和难度都极大的一项工作--需要油车抽油,人工放油,油箱通风,最后由机务人员钻进油箱内部进行排故。如果通风不够,在密闭而狭窄的空间里作业,是极其危险的。时间不等人,排故小组在制定完维修方案后,立即按计划开始了工作,组长马明纪反复叮嘱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力争在当晚完成油箱放油并确认故障原因。

“16号下午六点,当排故小组全体成员亲眼看着这架飞机顺利起飞离开日喀则和平机场的时候,我看到有组员的眼角湿润了。在这么高的机场成功排除油箱传输系统故障,在国内是首次,放在世界来看,也十分罕见!”排故小组组长马明纪在采访结束后对记者自豪地说。

第二天一早,宾馆的早餐都还没有开始供应,排故小组就又开始了忙碌的抢修。“我们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这天的工作将会非常艰苦,也十分危险。我们都格外小心,不敢有半点马虎。我们一个人爬进中央油箱,一个人钻进大翼油箱同时操作,拆换过压保护器。”小组成员何伟向记者讲述了维修的过程。“由于进入中央油箱安全隐患极大,我们把进入的时间定为过压保护器螺钉拆除到剩最后两颗的时候。值得一提的是过压保护器螺钉拆除需要穿过大翼的一个弹簧盖板,将整个上半身钻入油箱再继续从弹簧盖板口穿过才能接触到螺钉,因此由杨跃,李建国,常江轮换着去除胶和拆螺钉,当剩最后两颗的时候,杨跃拆螺钉,由我进入油箱,常江负责在147面板口联系两边,互传消息。大家配合得无比默契!”何伟激动地说。

为了节省时间,排故小组决定立刻用油车抽空中央油箱和左侧大翼油箱,考虑到起飞油量问题,小组成员们决定只抽空左侧大翼油箱和中央油箱,剩下的五吨多油全部转送到右侧大翼油箱,方便排故完成后的再加油工作。争分夺秒!小组成员们分为双线操作,由常江从轮舱门处接近147面板,完成盖板拆卸;由杨跃完成540左大翼下盖板拆卸。常江和杨跃都是具有丰富经验的熟手,他们顺利将油箱打开后,仔细地检查了排油情况。“不好!虽然大翼油箱基本排空,但是中央油箱底部还有一层油。”杨跃把消息告诉给了马明纪。“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执行手动放油!”马明纪与小组成员商量后决定。组员们经过了1个多小时的手动放油后,带上防毒面具通过中央油箱的拆除面板洞口钻入左侧大翼油箱进行检查。由于油箱内味道特别重,小组成员们就轮流钻进去检查,确认故障原因。终于,常江在左侧大翼油箱里发现了过压保护器碳片破了一个洞,从而导致了传输功能失效。故障原因确认后,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一点。排故小组找来抽风机将油箱里面的油气尽可能的往外抽,等待油箱里面的油气儿淡化后,第二天一早进行零件的更换工作。“当天夜里,小组成员们躺下休息的时候,满身都是油味儿,却没人有力气洗澡了。完全没时间考虑自己有没有高反!躺下就睡了!大家都累坏了。”小组成员李建国笑着说。

顺利拆换了过压保护器后,排故小组关闭好盖板,更换上封圈涂上胶,在和平机场扎西顿珠和黄睿的帮忙下,找来了通风设备,让胶干透后开始加油。“下午三点的时候狂风肆虐,风速达到了17米每秒,由于风向是从空油箱的左边吹向右边,极易对飞机造成损坏。我们二话没说,冒着风沙抢着时间作业。通过自动燃油交输活门转移右侧油箱的油到中央油箱和左侧油箱,这样,我们既保证了油箱平衡,又完成了对过压保护器是否渗漏的测试。反复检查测试后,我们确认一切正常。排故工作在次日下午四点多圆满完成。”常江介绍说。